• 您好!歡迎來到臨湘市白石千車嶺茶業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    咨詢電話

    茶旅文化

    聯系我們

    臨湘市白石千車嶺茶業有限公司

    電話:0730-3966869

    傳真:0730-3966869

    郵編:414300

    手機:18673095898 13874091168 18974003993

    公司地址:湖南省臨湘市桃林鎮白石天車嶺

    茶旅之路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茶旅文化 > 茶旅之路

    散文 茶香醉了茶鄉——楊志宏

     

    茶香醉了茶鄉

    楊志宏

    原載于《人民日報海外版》(2020年5月14日)

           于是我就進山了。

           簇簇的綠一股腦兒涌上來,沿路都是紅的杜鵑,白的梨花,粉的野櫻花。山路十八彎,二十八彎也不為過。這山,在湖南臨湘,人喚白石天車嶺。

           打一把方向盤,搖下車窗,風呼地一下灌進車里,茶葉的鮮香冷不丁給我一個激靈,潮潤、濃稠、郁厚。

           我是帶著茶圣陸羽的《茶經》進山的。兩個多月,捧著這本古書反復品讀,我還真迷上了它?!耙f宅家期間,我最大的收獲,就是發現了陸羽?!边M山的頭一天,電話中我對老唐說。

           說老唐,他就出現了。

           站在“白石茶業”四個紅字的大門口,他一臉神秘地微笑,舉起雙手,對我搖擺。我吱一聲剎住了車。下車,擊掌、拍肚、擁抱?!叭ゲ鑸@,走!”

           周圍嶺上戴紅著綠的姑嫂們,像一只只蝴蝶,一雙雙手齊齊刷刷地掐著茶樹梢尖的嫩葉。茶樹們葉抖枝顫,獨芽的,一芽一葉的,茶樹的精氣神在這小小的葉片上抖動。

           采茶要抓時機,打的就是采青、加工、上市的時間仗。北上廣深,長沙岳陽,愛茶人早就等著茶呢,一天工都誤不得。來自周圍幾個鎮村的百十號姑嫂,都來這里幫襯。

           “喂,剛才誰唱的采茶歌?比縣花鼓戲團的角兒都唱得好,再來一個!”我喝一口新茶,滿嘴茶香,對山上笑喊。

           采茶累且單調,早出晚歸,眼盯緊,腰發酸,手不停,不唱點小曲,時間難打發。

           到了山野,姑嫂們在勞動中唱得心花怒放,樂呵呵地把工錢賺了,給娃添身新衣,給自己買瓶香水,給當家的來雙皮鞋,給婆婆換個好的老花鏡。不唱歌的采的是“啞巴茶”,空曠山嶺,那才沒趣呢,手腳也慢,一天下來要少采兩三斤。

           鮮茶采下來,緊接著就送去加工。機器轟轟隆隆,采青攤放,滾筒殺青,鼓風吹葉,回潮揉捻,炒烘分篩,一條龍下來,熟得很。

           鋪了一地的新茶,像是晶瑩的翡翠,玲瓏剔透,舒展氤氳的清香。山的味,石的醇,泉的韻,風霜雨雪的底子都凝蘊于芽端,陽光下格外水靈。

           拈幾朵碧芽放于掌上,似乎那綠還在葉脈間舒展,微毫青絨絨的,掌心絲絲的癢意,香氣直向鼻子而來。淡香、暖香、綿香,精神便忽然一振,一路的疲乏閃得干凈。

           “老唐,你這白石天車嶺茶,咋侍候的,茶汁越來越馥郁濃釅了,耐品?!蔽覀冏叱鲕囬g。周圍的山,逶迤濃稠不一的綠意。

           “走,嶺上轉轉,你就明白了!”他挎上個竹簍子,放了一個塑料桶,前面帶路。

           山勢雖不高,但奇崛,氣象巍然。

           高高低低的茶園,一壟壟、一行行,翠云一般橫在嶺間。采茶人宛若一些彩色的逗號、句號,給綠意繚繞的茶叢斷句、分行。幾條石徑小道,蜿蜒茶坡之上,調皮地上躥下跳,添了茶山的活泛勁兒。

           “瞅見了吧,這茶樹下的亂石碎片,都是風化的板頁巖,咱的茶,全靠它的養分使著暗勁呢!”老唐抓起一片暗褐色的石頭,嗅了一嗅,敲了一敲,說:“這就是咱臨湘巖茶的謎底!”

    再看那茶叢,枝梢新葉嬌嫰,下面根莖粗壯如老松,盤虬交錯。碎石片中樹根扎得極深,透著一股子蠻勁。土薄石多,樹根纏繞依附于石,吸吮養分,如老唐常念叨的,白石養好茶呢。

           說著話,霧踱過來了。

           初看無,一會兒便不見20米開外的馬尾松。薄紗一般,霧落在茶叢之上。

           “就像人要穿衣戴帽,茶少不得云霧。人品茶,品的是云霧呢!”那云里霧里,飄來老唐的感慨。摸了摸頭發,似觸到了水。

           順著石徑,往下走,迎面一股涼潤的風。霧散了,一方赫紅色的大石頭,上有三個行草大字“白石泉”。一汪幽幽的潭水,倒映著天上羊群般的白云。

           老唐從簍中取出塑料桶,蹲下,桶口入潭,咕咚咕咚,灌了個滿?!按迳侠先苏f,這泉一百多年都沒干過。大旱之年,方圓百來里的人家,靠這泉水,硬是都挺過來了。有了它,還愁養不出好茶。來,嘗一口!”

           他用桶蓋舀了泉水,遞給我。一飲而盡,甘洌到了心尖。再舀一蓋子,含而不咽,舌底涼津津的。

           下山了,老唐走在前面,“從山里回家,再去讀陸大師的《茶經》,你感覺會大不一樣。你能讀出那7000多字之外的東西,博深著呢,夠你琢磨的!”

     




    天車嶺上采茶忙

     

    掃一掃!關注我們 掃一掃!訪問小程序商城
    0730-3966869
    曰本女人牲交免费